沙特阿拉伯经济改革进入攻坚期

发表时间:[2018-02-01 15:26:49.0]

跨年之际,伊朗社会抗议迭起,其内在原因是鲁哈尼政府的经济改革进入了攻坚期,触及到了居民分配等关键问题。无独有偶,作为伊朗的老对头,沙特阿拉伯2018年也将进入一个改革攻坚期,其内在问题和压力只比伊朗更大。





   图为2017年6月7日,颁布经济转型计划后,沙特沙特阿拉伯吉达,沙特能源、工业和矿产资源部大臣哈立德·法利赫出席新闻发布会


与本地区其它国家而言,沙特阿拉伯的经济更严重依赖石油生产,政府收入的80%、国内生产总值的45%和出口收入的90%来自石油行业。沙特政府仍在经济发展中担任基本角色,沙特工业发展基金会负责向国家支持的工业项目提供贷款。沙特阿拉伯的私营经济长期得到政府的扶植,特别是在建筑和房地产领域,主要由欧拉延和扎米勒等大型公司所垄断。这些公司运营依赖政府保护,实则严重依赖于政府的石油收入。2012年以来,国际市场的石油价格大幅下滑,沙特经济受到极大冲击。2014年开始,沙特阿拉伯出现财政赤字,财政赤字在可预见的将来将持续存在。

2017年1月,石油价格跌至每桶不足30美元,沙特经济面临巨大挑战。4月26日,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公布了“沙特阿拉伯2030愿景”。

“2030愿景”的第一个支柱是“沙特在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中心地位”。通过发扬阿拉伯民族认同和伊斯兰宗教认同,修复阿拉伯和伊斯兰文化遗迹,提升朝觐和伊斯兰文化研究相关的服务产业。

“2030愿景”的第二个支柱是“发展成为全球投资强国,使公共投资基金成为世界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鼓励大型企业向海外扩展”。长期以来,以沙特阿拉伯货币局外国控股公司为首的投资集团利用富余的石油收入进行海外投资,主要是发达国家与物价指数挂钩的稳健投资,以及相对成熟的西方房地产业,形成在一定时期内可持续发展的新食利经济。沙特将以强大的石油美元储备为基础,建立巨型主权财富基金,扩大对外投资,特别是与沙特先进的石化技术相关的产业,以推动经济发展,使收入来源多样化。

“2030愿景”的第三个支柱是“成为连接亚洲、欧洲和非洲三大洲的国际枢纽、贸易中心和世界门户”。发挥年青一代的潜能,重点发展现代贸易方式和电子商务,成为区域性甚至全球的物流枢纽和金融枢纽。“2030愿景”的核心目标仍然是推进经济多样化和私有化进程,目前正在推进的内容包括出售阿美石油公司股权,实现阿美石油公司从石油生产企业向全球化产业集团的转型,发展基础工业和军工产业的进口替代战略。在开拓自然资源,进一步发展石油以外的矿藏开采,特别是铝、磷酸盐、金、铜和铀等的基础上,建立基础建材、电力设备、通信设备和军需用品的国内生产线。相关经济改革还包括拉动国内消费的诸项计划:发展房地产业,增加房屋市场供给;发展公共服务行业,包括水、电、公共交通和道路等;发展文化休闲娱乐行业和旅游业。

石油经济时代,沙特阿拉伯在油田所在地建立石化城,以石油工业带动石化产业和建筑业的发展。世纪之交,沙特阿拉伯建立新的“经济城”,包括海港和工业区,大力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旨在发展制造业的综合中心。2017年10月24日,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宣布建造“未来城”,采用国内外私人投资、公共投资基金和公私合资的方式,主要投资发展商业、金融业和高科技产业,重点包括能源和水、交通、生物技术、食品工业、电子技术、先进制造业、媒体和娱乐业,以及机器人、可再生能源和未来运输解决方案等高科技行业。

沙特阿拉伯近期的经济改革以经济多样化和私有化为核心内容,大力发展非石油经济,以基础工业产品的进口替代为重点,以现代金融和科技产业为新的经济增长点,符合石油繁荣时代以来沙特阿拉伯经济发展的总体目标,亦是石油价格低迷时期沙特阿拉伯经济复兴的战略决策。沙特阿拉伯的“2030愿景”明确提出沙特未来15年的发展目标,“未来城”计划勾勒了沙特新经济特区的理想图景。尽管近期沙特家族政治变动频繁,但“2030愿景”和“未来城”计划的新产业结构理念和开放趋势超越了沙特家族内部派系的政治分歧,是沙特国家发展和沙特家族生存的必由之路。

“2030愿景”和“未来城”计划显露出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发展沙特经济和社会的雄心壮志,然而其具体实践面临诸多挑战。新产业结构的发展需要全球性的财力和人力资源,需要沙特政府、公共基金和私人投资理念的革新,需要沙特年青人知识技术能力的提高,需要沙特国家食利经济模式和沙特国民食利心态的彻底转变,需要地区合作和安全局势的进一步发展。沙特想要进一步解放生产力,首先要解放国民思想观念和行动能力,增强社会的包容、多元与开放。萨勒曼国王去年宣布赋予沙特女性驾驶权,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宣布沙特阿拉伯将走向更为开放的社会,近期沙特政府的反腐行动亦对拔除垄断性经济集团势力,这些都有积极作用。然而,对沙特而言改革攻坚期才刚刚开始。健全社会法制,增强经济活动和市场竞争的透明程度,都需要有序逐步展开,也都需要稳定的社会秩序。虽然伊朗沙特政治上互相敌视,但是经济改革上其实互为借鉴,伊朗当前的改革阵痛也是沙特需要借鉴的。(作者:浙江大学世界历史研究所副教授  吴彦)


来源:新华网





地址:中国宁夏银川市兴庆区民族北街蓝泰大厦A座15层; 邮编:750001

联系电话:0951-5960592 、0951-5960593; 传真:0951-5960592

站长统计 l 版权所有:宁夏回族自治区博览局、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宁夏分会